当前位置:被征书屋网 > 末世危机 > 刻浊星逝

虚幻的现实:心邪降临

当少年入梦时,一个场景总会出现在他的梦中。

无人的小路,昏暗的光亮,触目的鬼影,孤独的内心。曾经他所信任的一切都黯淡起来,那些美好的记忆仅仅存在于他的身后,而在他眼前的便是一片黑暗,什么也看不到,什么也想不到。

也许那注定是一条寂寞的道路,没有可以陪伴他的人,可他依然在前行着。背后的丝丝光亮,阵阵欢笑令他痛心。他不属于那里,也回不去了。于是他索性一条巷子走到黑,深入到那久违的宁静之中。在那里,没有他所熟悉的,或许他还没有意识到他所熟悉的,正是如此,他才会痛苦,悲伤,哭泣。

一切都是他的错,他如此认定。如果没有那一天,他或许还生活在阳光下,可是他经历了那一天,他只能生活在暗影中。他与周围格格不入,他愤恨,他后悔,可这份情感,这个情况反而让他变得清晰。一切黑暗的现实都展现在了他的眼前,他不用刻意揭露。

戴上眼镜,惨淡的现实呈现,摘下眼镜,盈眶的泪水留下。原来他所在的世界并不美好,妄想着成为正义的伙伴,却不知正义本身的虚伪,甚至根本没有正义的存在。强者说着正义践踏弱者,弱者说着正义围攻强者。所以正义到底是什么?失败者的骗局罢了,维护团结的根源罢了,人心本来的愿望罢了。说不清楚也不想说清楚。

本来就是一滩浑水,被表象所欺骗还幻想着污水变清澈的自己真是可笑。少年没有伙伴,伙伴的意义只是来证明他是错的,少年没有家人,家人的意义只是来限制他的自由。没有人和他一样,因为大家无忧无虑地向往着新生活,却没有发现自己并未直视生活,只是在仰视而已,而少年呢?他是在俯视。地上的肮脏历历在目,置身于垃圾堆中怎能毫无顾忌的仰望天空?可是那些看不到地面的人在仰起脖子嘲笑他,不断地施与他压力,但他错或者没错都由他决定。

于是那一天起,他认定,邪恶和正义之间,胜者为正义,但那一定对吗?反而比所谓的邪恶更加可怕。因为正义可以战胜邪恶,就没有理由比不上邪恶,他们比邪恶更加邪恶,比混沌更加污浊,成为了麻木之人的枷锁。而我们甘愿成为奴隶,戴着枷锁享受所谓的自由。反抗,第一个人会死,人人都是智者,怂恿着别人勇敢的面对,而自己龟缩着身躯。可笑,可自己便是那个家伙。

或许所有人并未在铁房子中苏醒,而是睡得更加深沉,唯一改变的只有守夜人。痛苦如何转化为快乐,少年无法直视天空的云霓,那样即使是死也不会从中醒来,只有黑暗中的痛苦才会让他意识到自己还没有死去。

于是他面朝黑暗大步跨了出去,走上那未知之路,寻找那未知的真理或是正义。可无论他走多远,他有多劳累,一转身,光明就在眼前,他会投入光明的怀抱,他忍不了黑暗和孤独,即使他敢想,做却是另一回事儿。直到他这次,走的连一点光亮也看不见。路灯早就消失掉了,月亮也被黑雾笼罩。想不到,这次他退却的原因却是自己的影子。那是他的黑暗,他畏惧它,虽然他崇尚黑暗而信仰光明,但他知道两者永远无法共存。他再一次背离了自己的目标,在那无尽的梦魇中寻找零零散散的光亮。什么也看不见,什么也找不到。

终于如他所愿,他没有退路,可希望与绝望仅在一线之间。他眼前的光芒再次清晰,他又一次迷失了方向。他向光明跑去,像拥抱老朋友那样拥抱光明。不料,他被光明碾碎了。

生存在光明与黑暗之间的生物注定死亡。这也就印证了世界上为什么只有正义与邪恶,正确与错误,现实与虚无。因为介于它们之间的事物被他们两者所撕毁。

……

“选择有许多,为什么,不选择我这一边。”立于少年尸体旁的女形鬼影哭泣着,她为少年哭泣,也为自己哭泣。她知道少年尸体的笑容不是真正的笑容,他被现实所蒙蔽了。但她无法指出,因为她在虚无之中。她是他的影子,他是她的主人,本应该如此,却因为这可恶而愚蠢的幻梦而变得支离破碎。精神胜利法吗?如果是实物的话,少女一定会亲手毁了它,但可惜那是一个精神,一个永远不让任何人触碰的精神。即使是最亲密的少女,也无法深入到其中一探究竟。只能靠少年的觉悟,只能靠他自己,是生是死,她会保护她,可自取灭亡,少女却帮不上丝毫。

慢慢地,一切变得光亮,光明再次胜利了。少年的尸体消失,崭新的他站在小路的那一头。而少女依旧默默的等候着他,不管经历多少时间,不管经过多少选择,一切都会变好的吧!

在下一次,少年是否会意识到自己的死亡,是否会意识到虚无之中,手持镰刀的死神在等着他?向死而生,死而后生的理论少年还没有悟出,他现在只顾眼前,他还是个孩子而已。

于是,黑暗再次降临,明知道光明最后会胜利,黑暗依旧在做着无用功。反反复复,不管多少次,光明与黑暗的重叠会继续。矛盾推动着事物的发展,少年在长大,不断地成长,却永远学不会翱翔。

他有要守护的东西,所以他还不会选择黑暗,那份记忆,他想要永远保存,深入黑暗时,一个人的笑脸出现在他的脑海,于是他转过身去,去寻找那虚无缥缈的记忆。即使是一遍遍死去,他依旧想见到他所眷恋之人。他不知道那是谁,只是依稀记得她的面庞,还有一句不明所以的话语。

“当邪新划破幻梦,我们会再见。”

死神在哭泣,少年在欢笑,世界在前进。

热门小说推荐:这世界〕〔吸血鬼长夜〕〔心魔的侵蚀〕〔停止想象〕〔请叫我酋长〕〔神域猰貐之殇〕〔我想扶起这大唐〕〔落九尘〕〔华夏妖孽杀手〕〔吾非我〕〔十年同君笑〕〔铁威曦光〕〔重生之唯你〕〔都市从开奶茶店到世界首富〕〔宗武大陆〕〔时间定律〕〔only沦陷〕〔前世今生承诺残缺〕〔宋小二〕〔云淡风清庭院晚〕〔平凡少女逆转记〕〔误入邪校〕〔妈妈菜时间的秘密〕〔一诺无悔〕〔历史书表〕〔归鸟〕〔修罗战神之六界至尊〕〔史上最牛修真者〕〔言暖明初心〕〔火影金色鸣人〕〔末世编织者〕〔腹黑王爷很妖孽〕〔废材法师的异界生活〕〔驱灵诡谈〕〔乐忆〕〔痕踪〕〔异能界主宰〕〔地精的逆袭〕〔焚烧天际〕〔君澜天下〕〔英雄联盟之英雄的崛起〕〔boss大人非诚勿扰〕〔都世重生〕〔至尊撒旦〕〔回来了我的爱人〕〔我有酒你有故事吗〕〔别害怕我在这〕〔过去还是现在〕〔银徽时代〕〔死生契阔共天涯〕〔属于倪安的故事〕〔清白的小狐狸〕〔护你在声旁〕〔兽世求生存〕〔抹绿〕〔是否真的一无所有〕〔我眼中的宋〕〔穿越之男身女心〕〔醉红颜煞女无谋〕〔星辰圣传〕〔男人之三十而立〕〔逆之时空〕〔大蓝星〕〔九千九百九十九重劫〕〔良妆令〕〔全真风云之侠女闯江湖〕〔宠物一家〕〔一剑江湖落桃花〕〔凤雪凝月刀〕〔求仙于世〕〔网游之剑圣情缘〕〔含苞待发〕〔颠覆世界传奇〕〔断古仙帝〕〔神秘种族之宇宙兴亡〕〔隔世仙缘〕〔exo之近距离〕〔契约之子〕〔萌弟传说〕〔活着的答案〕〔公主我们亡国啦〕〔穿越之魔修〕〔白夜诡行〕〔夜尽之歌〕〔世纪之杗〕〔隐仙天狐〕〔气象〕〔请回头,我在你身后〕〔情绵所困〕〔总裁大神请把高冷收一收〕〔绝世魔神系统〕〔彼此相见在岸边〕〔龙珠之巅峰悟〕〔十年橙海之约〕〔那可不一定〕〔清宫劫〕〔权与力之誓约〕〔赛尔号之战神联盟上学记〕〔落仙纪〕〔轮回鸣人〕〔双偶记〕〔将军家的小夫君〕〔爱上你了兔子〕〔盟主令之江湖之远〕〔醉在红尘〕〔风寄雪〕〔时曼德拉效应〕〔帝国总裁的恶魔娇妻〕〔念念不忘兽人世界〕〔沈安的笔记〕〔音寻千里〕〔逝去的年代〕〔清风烈酒随风去〕〔灯华〕〔囚圣〕〔枯心泪城〕〔缕歌烟〕〔绯红之魂〕〔青葱如梦〕〔鬼瞳之冥王之妻
最新入库小说:末世桐苓〕〔带回一只女婴来〕〔总裁大人太温柔〕〔赛尔号之碧瑶〕〔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〕〔为你情深却浅缘〕〔将恶人进行到底〕〔网游之均衡天地〕〔刀塔之小兵逆袭〕〔永恒的长城〕〔诡镇怪谈〕〔末世桐苓〕〔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〕〔万界崇凰〕〔血液羁绊〕〔推倒相公〕〔网游之争王记〕〔世界太孤单我想你陪我〕〔坏掉的流年〕〔年华独白〕〔归时繁花尽流光〕〔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〕〔与心相连〕〔穿越APP〕〔诡异童话〕〔鲸鲨暗河〕〔冰封炽热的世界〕〔古荒道月〕〔超时代:自由世界〕〔恶灵之刃〕〔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〕〔有主见的方润〕〔盛宠毒妃五小姐〕〔觉醒之天下为敌〕〔凰绝之今妃昔比〕〔超时代:自由世界〕〔EXO之你好鹿殿下〕〔石连草〕〔重生之总裁请自重〕〔特工王妃驾到〕〔构世〕〔夜色镇迷案〕〔又是一年梨花似雪〕〔魔兽世界编年史〕〔三世千絮若迷离〕〔永恒的长城〕〔三千纪元〕〔北武都尉司〕〔杂牌神算〕〔最强末日系统〕〔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〕〔白日极夜〕〔末日狂帝〕〔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〕〔无忧城〕〔邪凤逆天:轻狂二小姐〕〔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〕〔网游之争王记〕〔契约爱妻〕〔邪凤逆天:轻狂二小姐〕〔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〕〔超时代:自由世界〕〔恋与白起〕〔第二次的爱情〕〔网游之重启战魂〕〔石连草〕〔江山如画与君共赏〕〔末世桐苓〕〔洛克王国之征途〕〔二世奈何又逢君〕〔重生之不再遗憾〕〔一条狗引发的血案〕〔二世奈何又逢君〕〔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〕〔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〕〔夏娜同人系列〕〔诡镇怪谈〕〔超时代:自由世界〕〔夜色镇迷案〕〔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〕〔又是一年梨花似雪〕〔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〕〔苍茫末世〕〔女巫恋上猫〕〔宇宙纵横〕〔网游第二天堂〕〔杂牌神算〕〔白日极夜〕〔构世〕〔契约爱妻〕〔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〕〔年华独白〕〔觉醒之天下为敌〕〔傲娇总裁宠萌妻〕〔敲响天际之门〕〔温柔世子宠溺妃〕〔重生之不再遗憾〕〔冰封炽热的世界〕〔起源方程式〕〔二世奈何又逢君〕〔刻浊星逝〕〔网游之重启战魂〕〔末世桐苓〕〔炮哥小钢炮〕〔星座守护之心〕〔末世来临之末〕〔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〕〔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〕〔快穿之boss别黑化〕〔家有妖医〕〔血凰涅槃凌九霄〕〔末世来临之末〕〔大时代战事〕〔落花下分开过〕〔与心相连〕〔盛宠毒妃五小姐〕〔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〕〔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〕〔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〕〔苍茫末世
温馨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