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被征书屋网 > 末世危机 > 刻浊星逝

第三章试探亦或是表演

“套子哥,求你别不理我呀!我错了行吗,这一路上太尴尬了。而且,还有多远才到你所谓的总部,快累死了呀!你当与面具男僵持,寻找办法逃脱有那么轻松吗?Oh,shit,从昨天开始就没睡好觉。”

从学校出来,才过五分钟,邪新就开始抱怨,同时把肩靠在阿星身上。

“哥,您让我逃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呀?”

“很多,待我跟你细细道来。”

See获得了难得15分钟的清净时间。

三人进入了一个茂密的森林,森林之中几个黑影在不断接近邪新一行人。就连一直在谈笑的邪新都感到了周围的异常,看到see不为所动,邪新正要拍阿星的肩膀准备逃离。

“原来是see阁下,幸会,幸会。”一个戴着狼面具的人说道,但狼面具的额头上显然有一个不怎么寻常的眼睛图案。同时,四周涌现出更多的戴着狼面具的人来。其中一个“狼面具”的气场让邪新感到压抑,应该是小队长什么的,和其他人不同,小队长一直沉默着。先不管小队长,面具的这个既视感,有点重合了。那个面具男跟这个组织肯定少不了干系,邪新如此想到。

“只是押送囚犯,别来无恙。”

“呵呵,原来如此,兄弟们,咱们继续赛跑。”无数的黑影瞬间消失,森林中又回归到了死一般的宁静。

现在如果过分去探查这个组织的事情很可能被人认为是卧底,状况会超过预想,先要了解眼前这个“未知人。”

“我说,see哥的铁链和当时那个大姐姐的铁链那么相似呢?”邪新故意大声地对阿星说道。

“这个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“只是巧合,说起来你们也不简单,在面具和灯笼的追捕下居然还能活着。”see的眼睛再次凶光乍现,只是声音没有上次那么锐利。

面具,灯笼,两个怪物都拥有代号,为什么?

“没错,我和面具灯笼就是一伙的,所以呢?”

See什么也没有说,默默向前走去。

不回答......问下去也是徒劳了。

“你不会把我们引到森林深处喂狼,或者在那里处刑我们吧!”

“你开心就好。”

“不开玩笑了,这里是真理之眼这个组织的外围吧,守卫的人为啥这么少,打酱油去了还是在隐藏着?”

这个问题有点太深入哪个组织内部了,他应该有所警戒不会回答,最糟糕的有可能是被他在这里就处理掉,但还是值得一试。

“真理之眼在夜间行动。”

......啪啪啪打脸,他应该知道这个机密即使告诉我我也对组织没有什么威胁,或者这是假的,真的情况是那些守卫者都在潜伏着。

邪新一步一步谨慎地走着,同时观察着四周。

“看来确实不是什么正规组织,不会搞什么传销吧!不会是邪教吧!”

“唉~”see叹了口气,一大段时间没有理会邪新的话语。

三人继续走着,森林之内是无垠的墙壁,好似一个迷宫。

“好累呀,好累呀!如果我们不跟你回去的话会怎么样呢?See哥。”

“本来的任务也不是救你们,无所谓。”

本来的任务?看样子,那时候他并没有说真话,只是为了让我们安心,太心机了。文武双全,最好不要和他对立

“本来的任务是啥?我知道你不会告诉我们,肯定是什么重大机密吧!”

这个问题好像没什么意义,先要让他暂时感到麻木再说。

“那个学校所在的空间之前只是个荒芜之地,从昨天开始凭空出现了一个学校,由于它处于真理之眼的控制区域,位于总部的西北侧,并且离总部较近,所以首席派我来探查周围区域。”

“对了,新哥,我也是突然发现那里出现个学校的,因此才逃过一劫。”

凭空出现学校,原因不明,值得让末席去侦察,应该是什么大事。

“你也是逃入到那个学校的吗?”这时,邪新突然停下脚步,因为眼前的see不动了,刚才冰冷的话语早已让邪新感到不对劲,要怎么回答...才能获得信任。

“那是,……实在,我说不清……。其实,究竟是不是逃入那个学校,我也说不清。”

不得已引用了迅哥一篇文章的话,他应该是猜不出来真相。

“新哥,这是一篇文章中的对话。”

我知道啊,星哥,不要说出来,真是,哎......

“最好不要开玩笑。还有,小心机关,虽然说,现在是处于关闭状态,不过,要是有什么未知生物入侵或逃脱的话......”

生气了,绝对是生气了,这家伙的情绪为什么这么不稳定。而且从这些冷漠的话语中根本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。

“哈哈,哈,哈,谢谢您的奉告。”

之后还是不要说话了好,太危险了。

渐渐地,三人走入迷宫的深处,荒芜的地面,不祥的气息,黑色的微粒,构成了一个大圆,位于迷宫的中心,意义不明。而大圆之中又有一个小圆,小圆中是无尽的深渊,黑色的微粒就是正是从里面扩散出来。

森林,迷宫,深渊,这都什么鬼。

邪新后退了一步,警戒着四周,对于这里的一切他都表示怀疑。

See继续向前走着,直到走到深渊边缘,他回头看慌乱之中的邪新和阿星,示意他们过来。

只能继续向前走了,不知道要搞什么名堂。

“不要怂,就是干。”

邪新拍了拍阿星的肩膀,鼓励他,同时自己抢先向前走去。阿星没有说什么,只是一瞬间的笑意没有人发现。

“请,跳下去。”

“哈?不要用请来拜托这么危险的事情啊!”

“如果你绕到那一边,从楼梯进入,你会死无全尸!”

邪新看了看深渊之中的楼梯,不寒而栗,同时不祥的气息更加浓郁。在邪新视野中,深渊之中是无数的恶鬼在向他伸出枯黑的手臂,仿佛要把他拽进去。

“谁TM推我!我擦!”

见邪新迟迟不肯跳下,see默默地不留名地推了邪新一把,见阿星随之落入深渊,自己默默的向前倒去。

意识再次化为虚无......

和那天的感觉一样。背叛,谋杀,堕落,拯救,选择,恶魔。一切都再次浮现在邪新眼前,好似一个梦,即使是这样的梦也不愿从中醒来,因为现实的一切是地狱,所有的人是恶魔,

比起梦中的荒芜和孤身的恶魔,实在是,像个垃圾场一样,所有人都该死去,恶心,恶心透顶,支配与被支配相互交错,利益与真情不分上下,呵!

“所以,选择堕入深渊的时候,别忘了呼唤我的名字。”

“你的名字?”

“嘘,只有当邪心划破幻梦的时候才可以。”

“邪心划破幻梦?”

不知道是什么情况,什么时间,什么地点,甚至人物都迷糊不清,以往的记忆消失了,代替而来的是堕落的人性,恶魔的新生。

……

当邪新醒来后,刚才的记忆再次消失的无影无踪。他站在一个大厅的中央,周围是白色如玻璃一般的墙壁,人物的画像,银白色的地板,还有不可描述的眼睛,而缠绕眼睛的花纹正好连接了十个画像。整个场景营造出一种天堂般虚幻的氛围,但地上的令人厌恶的眼睛完美的破坏了气氛,让邪新知道这里是地狱不是天堂。

“该走了。”see站在邪新后方说道,让处于分析状态的邪新回过神来。

邪新回头看了看,see和阿星都还在,这样也就暂时可以放松警惕了。

在see的带领下,邪新和阿星一言不发地走在各种走廊上。如洞穴一样的,像鬼屋一样的,和学校一样的,以及各种不可名状的走廊进入两人的视野,但邪新注意到的是每个走廊都有眼睛的图案,那仿佛在注视着他,在吸引着他,不过邪新却从中看不出任何端倪。

这些眼睛是用来监视我们的吗?还是只是用来威慑别人的,亦或是吸引住我们的注意,周遭藏着杀手一类的人物。总之,如此规模的组织不可能没有防卫,或者是不需要防卫。可这眼睛...邪新甩了甩头,索性不再想象眼睛的用途。

“see哥,请问这些走廊为什么各种各样的?”在邪新观察四周的同时,阿星向see发问道。

“人所想的,原本的物质就会模拟,将想象展现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阿星眉头紧皱,而邪新听到了这句话则是笑了笑,替阿星叹了口气。

意识决定物质吗?我真应该给他看看哲学与生活的政治书。不过那玩意儿也确实写的很扯淡,暂且听一下see的各种理论好了。而且,面具那个家伙也说过,这是个如人所愿的世界,那么的话...

邪新张开手掌,想象手中有瓶茉莉茶(莫饮料简称),正好好久都没喝水了,邪新迫不及待的去想象它的造型,口感之类的属性。

怎么想都不会成功吧,这个从来都只会出现在我幻想世界中的设定。

如此想的邪新摇了摇头,嘲笑自己幼稚的同时将手中的茉莉茶丢在了地上...

不对,刚刚我手中却是出现了什么东西。但由于响动,see转过头在看着他。

“不好意思,我东西掉了,待我捡一下。”

邪新向后慢慢退去,用手摸索着地上。

有了,就是这个手感。邪新兴奋地站起身来,毕竟他已经得知了意识决定物质的设定。

不对,邪新回头看了看背后,有什么东西在靠近,同时地板上的各种事物开始颤抖起来,仿佛地板要陷落一样。从背后的黑幕之中涌现出一群面目狰狞,呈现人形的怪物。阿星还处于思考之中,而邪新十分慌张。

“没必要担心。”下一秒,see的锁链穿透了所有面目狰狞的怪物,同时在地面下陷的一瞬间用锁链连接走廊的石柱,然后另一条将自己和跳入地下虚空中的邪新连接在一起。

刚才在慌忙的时候,邪新脚下的地面已开始崩塌,他不认落入虚空却被锁链缠住,与see相连接,此时的他是全身无力的,并且没有任何思考的余地,他不知道突然发生了什么,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,也没有任何应对的对策。

等到see将邪新拉上来,邪新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。

“谢谢。”一句话语从邪新口中传出,之前的面具事件还没有感谢see,这回算是一并偿还给他了。

“对了。”邪新从惊慌之中又回归到平静,同时走向阿星。

“你小子刚才在干嘛?”

“我,那个新哥,我也不知道...”

看来是被夺去意识之类的了,但这地方也有人入侵?这不是作死吗!

“总之没事就好。”说着,邪新把手中茉莉茶给了他。

“好好平静一下内心吧,不用担心我了,况且你肯定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。”

邪新这时顿了顿,他还没有了解到这事件发生的原因,于是他向see那边看去。

“see,那个情况是怎么...”

“从现在起,牢牢跟在我后面,不许停留在任何地方。”还没等邪新说完话,see好似恶狠狠地向两人说道。

“那你干脆把我和你绑在一起的了。”邪新对此反驳道。同时一束锁链禁锢住了邪新的双手,无力感再次传来。

“我去,还真这样做了。”

“这个锁链是无法接触的,除非你放弃自己被铁链绑住的那个肢体,不过...”

刚才救了我的那个锁链和这个锁链的材质是一个吗?这不会是唬我的吧!

邪新拽了拽那个锁链,更加的厚重与结实,看来不是同一个,那么的话......

“如果我去想象我的肢体,那它会恢复吗?”

不好,好像说多了,会死人的啊!

“如果你不用左手,没多少行动上的障碍。”

好像是不行,但这句话好像有点糟糕,这家伙的这句话到底意味着什么?算了,既来之则安之吧!

几人又行动了几分钟,终于来到了目的地,一个黑色的大门前边,但此时又有人向他们靠近。

“呦!这不是末席大人吗?近日可好啊。”

两个衣服上有眼睛图案,看似像是组织的人对see说道。

“各尽其职便是最好,我与游手好闲之人不为伍。”

两人笑了笑,从邪新一行人之间穿过。

“真不知道他是哪根葱,职位都快没了还这么强势。”在两人消失在黑暗之中的一瞬,这句话传入了邪新的耳朵。

邪新分析了一下状况,那两个人的笑不是敬意的笑,很可能是嘲笑,他们对see以末席大人相称,却没有属下对上司的礼仪,更多的是不屑。但他们没有当面说出来,而是暗地里诋毁see。如果这样想的话,那两个人只是被嫉妒占据主导的菜鸟,而且游手好闲,肯定没有多大的地位,see应该是知道的吧!但他肯定现在是心烦意乱的,想安慰他一下,但现在还是不要惹see好了。

“see哥,那个,你没事吧?”阿星犹豫的对see说道。

“我不是see哥,叫我末席便好。”

“切,被心情左右的人还能有席位,不可思议。”邪新脱口而出的嘲讽连邪新自己都没有注意到,但现在已经改不了口了。

“那你认为被嘲讽到的人还能有席位,很不可思议吗?”

诶呀,好像被反讽了,shit。这不是我自讨苦吃吗?我竟然还为他找想,呵呵。

See推开门走了进去,邪新和阿星也跟着走进了房间。只见房间之中有三扇门,每扇门对应着一个房间,而整个坏境充斥着黑色,令人很不舒服,但这里喜闻乐见的大眼睛却并不存在。

“明天,对于你们的加入,将会有决议,今天先在这里休息。”see向邪新和阿星两人说道。

“那求你先把锁链打开行吗?虽然说这样也很刺激,但我还是更崇尚自由的,而且你看,这不正好三个房间吗?”

“数学不好就不要说话。”邪新回过头看看了,只有两扇门。他看向阿星,希望能缓解尴尬。

“对不起,新哥,我也没有注意到。”阿星憨气的对他说道。

“我认命了,但是阿星有必要一起。”邪新坚定地说道。

“地方不够,而且,这里很安全,我知道你不相信。”两人针锋相对,see尖锐的眼神直射邪新的内心,但邪新不甘示弱,摆出一副冷漠的架势。

“你知道死亡的痛苦吗?就刚才那种事件,普通人会死的啊!”

“这里是组织内部,不可能出现叛徒,刚才的危险只是组织在系统上设定的陷阱。”

“切,我不相信,你要是个猥琐大叔我该怎么办?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

邪新说不过,只能把对话拖向其他地方,但这个话题走向似乎太奇怪了。正当两人争论不休的时候,阿星早已走入右边的房间,倒头大睡。之后邪新也被拖入了左边那个房间。

“就一张床,你让我躺哪里,我还是睡地面上吧!”

但在邪新躺下的一瞬间,他的视野中出现了蜈蚣蜘蛛一类的东西,他立马起身躺在床上。

装X失败,好尴尬!还好,锁链足够长,床足够大。

“等会,锁链怎么变短了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一定是这家伙搞的鬼,这人gay里gay气的,感觉后背发凉啊!想不到我第一次竟然是和男人一起睡觉,不对,这么说似乎有点歧义。而且,第一次肯定是和妈妈睡啊!诶?好像和奶奶的也有,保姆的也有。草TMD,我想的都什么鬼!总之,这晚一定是个不眠之夜,日了,我想死的心都有了。然后下一秒,邪新睡着了。

热门小说推荐:菩提梦〕〔英雄联盟之一路向北〕〔我真是太帅了〕〔野生家族〕〔异世修之新日奎将〕〔宛若轻烟〕〔快穿守则〕〔爱神在等待〕〔信变之大盗同盟〕〔李蛋的末世之旅〕〔何俗之孤胆英雄〕〔天谴路〕〔九霄神祖〕〔我的校花姐妹们〕〔樱花梦之长情未落〕〔只不过是场命运〕〔黄河之水天上来〕〔缥缈仙踪〕〔长诀扇〕〔若可缘起勿缘落〕〔科技少女〕〔永黯之日〕〔妖孽王爷无良天才妃〕〔元武神〕〔末日尸史〕〔超级达令〕〔千载一诺浮沉间〕〔人生之族〕〔末日异能王者〕〔都市黑白行〕〔王者荣耀之双重身份〕〔龙影I雷奕时代〕〔都市之兵王归来〕〔来不及的回忆〕〔降龙王者〕〔炼金科学家〕〔叫我阎王大人〕〔极品佛尊〕〔择妖记〕〔西城诀〕〔铁剑横空〕〔热血青春之最强学生〕〔唯爱新情〕〔吸血鬼骑士之终于找到你〕〔每次快穿都有身孕〕〔我的六年使命〕〔诡镇新娘〕〔到底是谁犯了错〕〔不以为安〕〔有你便是欢喜〕〔万顷江山只为君〕〔木叶的鸣子大人〕〔四十二秘术〕〔画魂恨青丝〕〔遗尸街〕〔黑暗世界的守夜人〕〔仙剑修真界〕〔逆天神仙红包群〕〔天选进化〕〔假如星星不孤单〕〔忠孝两全〕〔鸢尾倾尘〕〔究极丧尸进化论〕〔总裁对不起我无力再爱〕〔今夜只有你和我〕〔王妃会捉鬼〕〔天蒙蒙亮了之天国情缘〕〔暗裔天使〕〔世界之基〕〔乱世尸祖〕〔北方来的守望者〕〔童话世界的童话〕〔放弃天空只为拥抱一朵云〕〔你是只小兔子〕〔我的最强NPC〕〔未来战争之科技文明〕〔仙逆求魔〕〔我想改变命运〕〔修仙系统剑客〕〔阴阳雇佣兵〕〔恋爱38天〕〔殇族的崛起〕〔逸梦瑶〕〔我的网络生活〕〔骗术祖师〕〔然然而铭〕〔重生捷德〕〔我爱你,但是对不起〕〔小丑之罪恶救赎〕〔魔陵天尊〕〔灵魂之章〕〔最完美的女孩〕〔天香客栈〕〔九界皇主〕〔寒梦鸟〕〔来吧奇幻之旅〕〔伪信者〕〔天地斧〕〔XS5异世界〕〔奶爸文娱王〕〔烟花蔷薇〕〔网游之为你独战天下〕〔幻为真〕〔墨少前妻超惹火〕〔耀世预言〕〔牧灵烽火〕〔森林之城〕〔天下独吾〕〔道王传〕〔暴君总裁狂宠妻〕〔公主大人你别走〕〔飞狼传奇〕〔漓泱〕〔我记忆中爱的样子〕〔浩气录〕〔红尘一笑〕〔傻子王爷异能妃〕〔原之罪〕〔火影之止水华年〕〔梁成王爷快看我
最新入库小说:三千纪元〕〔构世〕〔有主见的方润〕〔万界崇凰〕〔道士爷爷〕〔茗琴〕〔坏掉的流年〕〔夜色镇迷案〕〔浅笑嫣然之凰女玩转天下〕〔为你情深却浅缘〕〔敲响天际之门〕〔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〕〔杂牌神算〕〔末世来临之末〕〔不要再逃了〕〔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〕〔人鱼公主你别跑〕〔二世奈何又逢君〕〔石连草〕〔超时代:自由世界〕〔恶灵之刃〕〔玩命王妃〕〔末日狂帝〕〔宇宙纵横〕〔暮去待你归〕〔傲娇总裁宠萌妻〕〔末世桐苓〕〔夜色镇迷案〕〔古荒道月〕〔恶魔总裁欺上独特妻〕〔苏苏营救计划〕〔魔兽世界编年史〕〔为你情深却浅缘〕〔女巫恋上猫〕〔EXO之你好鹿殿下〕〔血凰涅槃凌九霄〕〔凰绝之今妃昔比〕〔起源方程式〕〔将恶人进行到底〕〔白日极夜〕〔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〕〔绯色断罪之人〕〔苍茫末世〕〔风琴雨夜〕〔这一世我要为自己活〕〔英雄联盟之永不言弃〕〔落花下分开过〕〔与心相连〕〔盛宠毒妃五小姐〕〔网游之均衡天地〕〔传说之下之时间线〕〔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〕〔血族灵契〕〔驱魔侠侣之校园道长〕〔查理九世之千钰千枭〕〔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〕〔重生之总裁请自重〕〔三世千絮若迷离〕〔末世之无限基因系统〕〔温柔世子宠溺妃〕〔契约爱妻〕〔冰封炽热的世界〕〔无忧城〕〔鲸鲨暗河〕〔异能时代之暴走神话〕〔凉凉的爱意〕〔快穿之boss别黑化〕〔最强末日系统〕〔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〕〔江山如画与君共赏〕〔网游之争王记〕〔刻浊星逝〕〔永恒的长城〕〔重生之不再遗憾〕〔超时代:自由世界〕〔末世来临之末〕〔最强末日系统〕〔十年繁华依旧〕〔重生之不再遗憾〕〔王者荣耀之神级奶爸〕〔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〕〔石连草〕〔末世桐苓〕〔网游之争王记〕〔大时代战事〕〔特工王妃驾到〕〔星座守护之心〕〔杂牌神算〕〔白日极夜〕〔最好的我们最美的时光〕〔又是一年梨花似雪〕〔庶女逆袭王爷宠上天〕〔网游之重启战魂〕〔冥花落无声清梦亦轮回〕〔冰封炽热的世界〕〔夜色镇迷案〕〔末世桐苓〕〔把你深深地记在心里〕〔盛宠毒妃五小姐〕〔与心相连〕〔构世〕〔推倒相公〕〔永恒的长城〕〔刀塔之小兵逆袭〕〔永寂山河〕〔二世奈何又逢君〕〔袖了双手倾了天下〕〔灵律神界之悲城〕〔神兵小将之再展神威〕〔推倒相公〕〔玩世不恭小妖姬〕〔超时代:自由世界〕〔诡异童话〕〔又是一年梨花似雪〕〔网游之重启战魂〕〔总裁大人太温柔〕〔二世奈何又逢君〕〔苍茫末世〕〔邪凤逆天:轻狂二小姐〕〔年华独白
温馨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